节录于我的有关长文(二)
文字学随笔

梁开华

……

按照我的理解,这两个字最简明的表达就是:

道:存在与存在方式;德:体悟与体悟方式”。

老子对宇宙本原的阐述,按我的体悟:就是

天地万物在‘无穷大’、‘悖论’、‘分形’原理制约下的存在与存在方式”。

那么,这很久很久,再很久很久,又很久很久,……以前,“天地玄黄,宇宙洪荒”,且再早,怎么回事呢?按照老子的说法及我的理解,应该是这样的:

所谓宇宙,就是至大(作空间理解),至远(作时间理解)无外。简言之:时间一定有个开始,时间是没有开始的;空间一定有个边界,空间是没有边界的;空间与时间一定程度上关联互表,简言之,距离的流动即显现为时间。所谓138亿年,也同时显现为空间概念。缘起时是没有物质的,但也总“萤火虫”(这已经相当放大了)般忽明忽灭(这样的可观察已经不稀奇了)“有”“物质”的。但因无穷大,就那么如此这般的似动似静的恒久恒久的不知弥漫了多少多少的“时光流逝”……但是,“有”“物质”就难免“碰撞聚合”,这早已被人类在太空环境中证实。大量的最原始的“有”,总应是“氢-氕氘氚”之“气”,这里的,那里的,就像地球上看到的云雾,或聚或散,但那样总有聚之多,“抱成团”,这里的,那里的,如此这般似动似静恒久恒久,对于无穷大,什么样的大小快慢没有呢?一旦大了再大,成形了,(椭)球状了,注意,与之伴随的就是运动,吸引,旋转;运动,吸引,旋转;相互间的碰撞形式越来越激烈,越来越激烈,越来越激烈,……从原子角度说,有核,有电子,更小的结构什么质子、中子之类的。以核为标记,也就是进行着所谓“核聚变”。那“氢”算什么玩艺儿,一个原子量。但无数无数、无数无数、无数无数,……的这些小名堂精,对无穷大这无所谓,老这么不安分的撞来撞去,“质变”了,成了“氦”,发光发热,以及看不见的稀奇古怪的“线”或“相”或“声”,折腾到一定程度,成了所谓“恒星”了,这里、那里,……且一定有说法的,也就是遵循“存在方式”的。你说说,这样的这样的这样的这样的一个过程,多小多小多小多小的一个点,多少多少多少多少分之一秒,能解决问题吗?之所以提出有开始,又没有开始,就是你没法去厘清到底经过了怎样的宇宙年龄,终至于一个个星系,一个个星团,“结点”于旋转臂,这里、那里,璀璨瑰丽,分布弥漫于无边无际无边无际的总有的边界“框框”吧?但也实在没法有那样的边界框框。这与很久很久……以前应该没什么不同。还是在于对“无穷大”体悟到位。“核”的“聚变”到一定程度,引力又那么不可抗拒,你地球上看到的各种名堂精,在那宇宙的条件与背景下,不过是小杂耍戏。“黑洞”,“吞食”,喷发,核聚为电子层、电子数渐次变多越来越多,极高温极高压聚成的乃至“重金属”,且物质流般的喷射出来,它们又慢慢聚合为行星、卫星、“流浪汉”、星环什么的。总之吧,一处处的,又“分形”原子核般的各自环绕于恒星、星系、黑洞……星体内部,结合引力作用,则难免“核裂变”大化小,多化少,简明如重金属嬗变,亦充分释放能量电磁什么的,如是火山喷发,岩浆汹涌,板块裂变撞击隆起,总之不消停。以往人们以为洞涯、海底深处没有生物,因为阳光照射不到;现在知道明显错了。就是忽略了核裂变。大自然的鬼斧神工,有的像极了“荷包蛋”,像极了“红烧肉”,像极了“笋林”矗立,像极了“金球”、“铅球”……你不能不也惊叹一旦那这样那样的元素稀奇古怪,“千淘万漉”“天人合一”之作用在各种条件综合适宜下孕育了生命,进化以至产生了人类,人类之社会发展到今天,“人”确实厉害!核裂变,原子弹成功了;核聚变,氢弹成功了。还搞什么“对撞机”,“捕捉”“暗能量”装置的卫星,还不顾辐射的提炼,居然也能生造出其量可观的原子量大得可以的新元素(的字),以至新字词典新字表暂付阙如没收进去,且有那么一些。据悉宇宙中坍缩的物质,能把大星球弄成小豆豆。不知那“物质”到底有多少电子层多少电子数?由“分形”,还能不这样“物质化”吗?但确难说,都是中子聚一块呢!且您永远别发愁那无数无数无数的物质现象又居然小下去了,小、小、小,小到又是莫明其妙的一个“点”。不会的。对于无穷大,也无所谓再大,“新陈代谢”不但是生命现象规律,天人合一也是物质世界规律,这样的没了,那样的有了,如此而已。“天地玄黄,宇宙洪荒”,一旦如此这般小不点小不点小不点似动似静恒久恒久撞来撞去自然而然“启动”了头又久而久之,就渐次永远地像现今的宇宙时空……

 

本文发表于《发现》增刊

对汉语汉字的相关思考和自我今后的工作方向

梁开华

我是一名中学教师,现在已退休。虽然专业是高中数学,但对文字学素来很感兴趣。本来,我还在继续教学,为了在文字学方面抓紧做一些理论与实践工作,已主动提出停上数学课,以便更有时间做些研究和相关的事情。本人感到,就汉字而言,其中悠久厚重的知识文化背景自不必说,如今重要的学术方向,是应当向信息化的方面倾斜。本人设计有《字块码》,建有梁码输入法网站,2004年出版了《汉字信息学》,但还鲜为外界了解。本人已提交论文《汉语汉字更广泛交流应用的当务之急》给出自己的一些思考与提议。有些提议,是希望能引起有关方面真的重视且关注,最好尽快形成为实施举措的——简而言之,是如今电脑汉字应用、办公自动化以及无纸化已相当普及,但涉于汉字及其信息规范化标准化等深层次问题并没有很好解决;汉字检索法从科学与学术角度衡量还相距甚远;字典类的即便拼音音序化表达已早呈主流,但重音之弊端日见严重;汉字更缺少频度类的信息标注;现在所用还是20世纪80年代的Ⅰ、Ⅱ级字库,计算机打不出有些汉字的尴尬时而有之;汉字输入法各行其是;……更进一步说,汉语汉字的国际化热如火如荼,但海峡两岸的汉字表达之统一还不知到猴年马月,对于中外文化交流,尤其是汉语汉字的走向世界,其不利影响可以想见不言而喻,这不是简化字已在国际上法定化所能消除的,一个具有数千年文明史的泱泱大国,且所幸汉字延绵至今勃勃盎然生命力不减,始终是中华民族凝聚力的象征,却居然数十年文字简、繁体并存,炎黄子孙总得正视羞于面对吧!也就是说,这样的现象不能不解决,必须尽早解决!

上述种种问题本人认为再也不能熟视无睹,虽说作为历史与现实,十分无奈地今天明天、明天后天这样的存在着,但如果有一天台湾回到祖国的怀抱了呢?去年以来国、共两党不是有多次接触会谈了吗?这在以往,也很难认为是可能的。正基于海内外及国际上汉语汉字更广泛交流应用之现状,有关问题与现象及其解决已成为应当提诸议事日程的当务之急!目前来说,有些事情是已经可以准备起来和做起来了。我自己就感到有很多事如果做起来,我就得花很大的时间和精力,尤其是需要强有力的支持和协助。兹述一二如下:

我计划搞一个《汉字以及汉字的信息化》系列讲座。《百家讲坛》多为讲历史故事的,我这个讲座,定能做到不但相当知识化,更显得现实且实用,为汉字的相关问题进一步变革、整饬以及科学化信息化的规范统一讲出点名堂来。我普通话讲得不好,可请人代讲;

我计划搞一个新型的汉字(词)典,让汉字按字块码编排,查检简便易学,可一步到位,汉字本身标注频度、字库级、档号,就像身份证号码似的,信息方式与电脑、手机输入法相一致;科学性学术性与汉字文化、语文教学相对应。亦欢迎合作者;

中、日、韩“学习共同体”有不少值得探索、研究的问题,包括共同的汉字问题。中国能不能搞些相应的分校?比如在上海,只要有关部门扶持,我很想为此筹建出力;

最好有一个汉语汉字走向世界的理论与实践的工作班子,聚起海峡两岸以及更广泛国家、地区汉语汉字方面的专家学者,切切实实做些我上述提到相关的工作;把汉字进一步统一化标准化信息化的大事空前地做好它;我愿为之尽绵薄之力;目前很愿与有志者交流共识;

我希望计算机本身就是直接汉化的。也就是汉字计算机。系统程序硬件化,省得开关机太慢,老有病毒作怪。与字库、输入法相关的问题,不应同为基本建设吗?

所有这些,有赖于相关政府部门尽早当个事,甚至是国家高层领导决策、拍板的呵!我很盼望这一天早些到来。但如搞讲座、编字典这样早起步的事,能不能有关方面支持我较快落实,先让我忙乎起来呢?最好再有一个经常互动交流的契机。

本人已向有关方面提交“新世纪汉语汉字信息同一化”的《倡议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