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发表于《发现》增刊

对汉语汉字的相关思考和自我今后的工作方向

梁开华

我是一名中学教师,现在已退休。虽然专业是高中数学,但对文字学素来很感兴趣。本来,我还在继续教学,为了在文字学方面抓紧做一些理论与实践工作,已主动提出停上数学课,以便更有时间做些研究和相关的事情。本人感到,就汉字而言,其中悠久厚重的知识文化背景自不必说,如今重要的学术方向,是应当向信息化的方面倾斜。本人设计有《字块码》,建有梁码输入法网站,2004年出版了《汉字信息学》,但还鲜为外界了解。本人已提交论文《汉语汉字更广泛交流应用的当务之急》给出自己的一些思考与提议。有些提议,是希望能引起有关方面真的重视且关注,最好尽快形成为实施举措的——简而言之,是如今电脑汉字应用、办公自动化以及无纸化已相当普及,但涉于汉字及其信息规范化标准化等深层次问题并没有很好解决;汉字检索法从科学与学术角度衡量还相距甚远;字典类的即便拼音音序化表达已早呈主流,但重音之弊端日见严重;汉字更缺少频度类的信息标注;现在所用还是20世纪80年代的Ⅰ、Ⅱ级字库,计算机打不出有些汉字的尴尬时而有之;汉字输入法各行其是;……更进一步说,汉语汉字的国际化热如火如荼,但海峡两岸的汉字表达之统一还不知到猴年马月,对于中外文化交流,尤其是汉语汉字的走向世界,其不利影响可以想见不言而喻,这不是简化字已在国际上法定化所能消除的,一个具有数千年文明史的泱泱大国,且所幸汉字延绵至今勃勃盎然生命力不减,始终是中华民族凝聚力的象征,却居然数十年文字简、繁体并存,炎黄子孙总得正视羞于面对吧!也就是说,这样的现象不能不解决,必须尽早解决!

上述种种问题本人认为再也不能熟视无睹,虽说作为历史与现实,十分无奈地今天明天、明天后天这样的存在着,但如果有一天台湾回到祖国的怀抱了呢?去年以来国、共两党不是有多次接触会谈了吗?这在以往,也很难认为是可能的。正基于海内外及国际上汉语汉字更广泛交流应用之现状,有关问题与现象及其解决已成为应当提诸议事日程的当务之急!目前来说,有些事情是已经可以准备起来和做起来了。我自己就感到有很多事如果做起来,我就得花很大的时间和精力,尤其是需要强有力的支持和协助。兹述一二如下:

我计划搞一个《汉字以及汉字的信息化》系列讲座。《百家讲坛》多为讲历史故事的,我这个讲座,定能做到不但相当知识化,更显得现实且实用,为汉字的相关问题进一步变革、整饬以及科学化信息化的规范统一讲出点名堂来。我普通话讲得不好,可请人代讲;

我计划搞一个新型的汉字(词)典,让汉字按字块码编排,查检简便易学,可一步到位,汉字本身标注频度、字库级、档号,就像身份证号码似的,信息方式与电脑、手机输入法相一致;科学性学术性与汉字文化、语文教学相对应。亦欢迎合作者;

中、日、韩“学习共同体”有不少值得探索、研究的问题,包括共同的汉字问题。中国能不能搞些相应的分校?比如在上海,只要有关部门扶持,我很想为此筹建出力;

最好有一个汉语汉字走向世界的理论与实践的工作班子,聚起海峡两岸以及更广泛国家、地区汉语汉字方面的专家学者,切切实实做些我上述提到相关的工作;把汉字进一步统一化标准化信息化的大事空前地做好它;我愿为之尽绵薄之力;目前很愿与有志者交流共识;

我希望计算机本身就是直接汉化的。也就是汉字计算机。系统程序硬件化,省得开关机太慢,老有病毒作怪。与字库、输入法相关的问题,不应同为基本建设吗?

所有这些,有赖于相关政府部门尽早当个事,甚至是国家高层领导决策、拍板的呵!我很盼望这一天早些到来。但如搞讲座、编字典这样早起步的事,能不能有关方面支持我较快落实,先让我忙乎起来呢?最好再有一个经常互动交流的契机。

本人已向有关方面提交“新世纪汉语汉字信息同一化”的《倡议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