谈合作共事

梁开华

现代社会事务现象纷繁,生活节奏加快,机会挑战增多,总之,有许多新的特点以及新的矛盾。经济、文化甚至生活的风云变幻既增加了人与人之间的交往,也隔膜了人与人之间的情愫。新生事物层出不穷,建设破立此起彼伏。合作共事拿下某个项目,完成某件工程,愈来愈频仍常见。这些项目和工程的特点是,一旦实施,一定规模的同仁松散或集中地聚在一起;一旦结束,各回东西。大部分的合作共事应当是健康的,平和的;但出现不协调不愉快也是家常便饭,时有所见所闻。那种官方的大型的或相关单位上档次的合作共事有组织、法律、一定规章制度的约束,当然便于操作便于实施。但更多更普通的合作共事行为,往往自然形成为一定的模式,一定的规则,一定的法度。组织者或策划人“政策水平”高,“指挥能力”强;参与人员心往一处想,劲往一处使,则相应氛围清新和谐,容易形成合力。因之加快项目或工程的进度,使质量与水准有充分保证。一般的合作共事行为,大伙儿参与就参与了,进行就进行了。不论是“头”或“兵”,未必想那么多,往往也不会怎样出事。但是凡事预则立,不预则废。与其太多太烦的矛盾问题现象难以预测地出现于各相关合作共事的既成事实或可能的过程环节,确实不如未雨绸缪,尽早把相关问题、要求与注意事项预约、预案于合作共事之前。当家方知柴米贵,是非经过不知难。为什么要强调人应多历练,实践出真知。就是经历、经验之类的东西往往是极其宝贵的。精明的带队者并不怎样的对“下属”强调这个规定那个,因为这可能使团队感到拘束,而是自然地适时地或明或暗地分解于启动与进行的过程当中。显得那么需要,显得那么必须;大家没什么感觉,又相继明了。但是,人有三六九等,各自的阅历、秉性、基础不同,看问题,做事情,都容易形成自己的理念、心态与习惯。众口难调,各逞一是也是头疼的事。不论怎么说,方法、策略、要领等等,确实是大有讲究的呢!

本人关于编写《袖珍字块字典》的工作事项已经拉开序幕了。可以想见,合作共事所可能遇到的问题与现象就已经出现。专门写一篇文章聊聊合作共事的话题,与本工作事项相关或无关,好像都有那么不错或值得的意义存在。那么就正儿八经,子丑寅卯,与本工作事项有关联没关联的谈一些看法和想法吧!不论是队内人或局外人,也都持一种平常心。觉得对头的,融进自己的为人处世之中;认知相左的,权且听听(看看)而已或互勉。当然我这里的合作共事更针对于文化人或文化事项。

1.要有一种合作共事的气度与精神。所谓合作,就是大家一起干;所谓共事,就是大家一起或松散或集中地为着一个目标,向着一个方向共同干。既然是大家一齐干,就不要计较于这样那样。弦外之音谁都明白。但相关事实往往并不是这样。资历、声望等因素最容易作怪,有的是相当影响作品与成果的纯正的。我有个文字界的朋友,叫张学涛。曾在新华印刷厂工作,出过一本书叫《汉字频度统计》。使用至今的国标一、二级字库,他是建立有功勋的。但出书前被“潜规则”提出的要求,就是挂一个领导的名。还必须放前面,否则书出不来!其实那位放前面的,什么事也没做。这是哪门子作风?据悉这样的现象十分的普遍。那些当官的,社会名流的,不以为耻;相关作者也不以为然。你要如何如何吗?不经过这一关怎么行?有些素质不高的奋斗者,一旦媳妇熬成婆,也乐行其道。由于“约定俗成”为一种风气,不“这样”试试看!真叫做可怕!我对此是十分反感的。气度与精神纯正,就先得从人格上端正且健全合作共事的态度。这就为和谐、愉快奠定了基础。这种气度与精神,当然对主事者是更高的要求。你就得更积极主动,“指挥靠前”;你就得更多挑起一付担子,更多承担相关工作,更多显得有主张,有水平,能解决相关的棘手问题;更强调标准、品位与质量!本人曾在《把个人的前途紧系在国家的发展上》,纪念建国60周年的文章中就说到这样的事:“作为负责人,责无旁贷保证负责范围内的‘工程’优秀,自己应是工作量的绝对主体;作为工作组成员,尽心尽力协助头头保质保量完成自己的任务”。这样的理念,也就是我作为家乡梁姓已属于最高辈分向宗亲提出的“族风谨训”:“爱国敬业勤俭持家本份甘基石,裕後荣宗友群重信担当则栋梁”。未必大规模的合作共事,其实也和岗位性工作一样,需要有事业心和责任心。这都应当是气度和精神因素所自然而必然决定蕴含于做人做事之无形特色中的。本人已出版图书6册,加上印制《梁氏宗谱》(虽非出版社出版,也是复旦印刷厂印制),其中个人专著专集外,主笔、主编3本数学方面的书,主笔之书完成5/6以及更多;主编1本书完成1/3以及更多,另114个专题,完成3个专题以及更多。这相对于参与者,绝对是主体。且3次合作,没有出现过与内容、过程有关的争议、麻烦和不愉快。“政策”基本上一竿子到底。当然我对几乎所有人的供稿,都有统稿以外的内容调整和充实。而作为上海市所在区的数学高考研究组的成员,我总是一般最早保质保量完成任务。

2.对合作共事的意图、内容和指标要求,既要作必要了解,也不必太探究方案或计划之细节。不言而喻,既然合作与共事,了解相关意图、内容和指标要求是自然的。防止受骗上当,权衡适合与适宜程度,这些都无可厚非。但现代合作共事模式,往往形式是单一的,时间是相对短期的,行情是明确显然的。参与者基本上是相知者,业内人。没有什么悬念性、疙瘩性的因素。但也不尽然。有些人就是拿相关方言来说有些“格色”,说得俗一点,也就是“官场”的条条框框拿腔拿调,小资产阶级的矜持龃龉摆板摆眼,臭学究文人的自负酸腐眼高手低。有时非要你“和盘托出”,有时非对你刨根究底。甚至不是查“背景”“来头”,就是提条件反诘。掺和着这样的情况也是够麻烦的。由此开展过程与问题解决少不了争议与抬杠。因此其实预先把话说透一些,也许会加强或端正这些人的修养或认识。道理很简单:打仗有军事机密,做生意有商业机密。非得打破砂锅“问”到底,是不是不合时宜?再说岳飞有云:“阵而后战,兵家之常;运用之妙,存乎一心。”没有章程无所谓规则,框死章程未免陷于呆板僵化。仗一次次打,饭一口口吃。总的意图、内容和指标要求明确以后,在各自工作中会自然完善。如果连搭班子,连必须拿下这样的前提敲定都踌躇来疑虑去,合作共事将会是一幅什么景象?

3对格式、体例等必须有统一要求,必须自觉规范于统一要求。具体地来说,比如共同编撰一本书,格式、体例的要求是最起码的。但根据我的体会,一个小团队在这一方面使初稿较少出现麻烦,竟并非想像的容易。相关作者多次参加过图书的编写,情况还好一些。否则少不得再提要求,少不得返工。何以如此?除了每个人一路走来会形成自己的习惯认识习惯做法以外,对统一意义的认知与理解不够充分或很不充分也有关系。其实在社会现象中,统一就是美,统一也显现力量。这使我们理想起阅兵式。统一也是有利促进工作进程以及走向成功的重要因素。回顾新中国成立之前的解放战争,蒋家王朝的覆灭,是因为国民党军队将领孬军队少武器差吗?是因为30岁左右就是北伐军总司令的蒋介石不具领导能力、不会打仗吗?除了腐败危机、人心向背等积重难返的势将没落等重要原因以外,形不成统一、团结、协调是举足轻重的致败因素。林彪在东北战场死活不肯打锦州,怎样地被毛泽东及中央军委批评,转个弯来还未致影响军机。这样的情况在共产党解放军内几乎构成特例;淮海战役以及攻南京、战上海的前敌军事领导层,包括邓小平、刘伯承、陈毅等不同野战军的组合,怎样的精诚团结呀!国民党军队里派系林立,互存芥蒂互不买账互为掣肘比比皆是。因此,战争的未来趋势是相当明显的。主事者对统一要求明确强调到位,参与者也必须自觉认真地对待,不打马虎眼,不对工作进程掺茬添乱。不清楚有疑问及时交流沟通,坚决反对自以为是自拿主张。包括想当然、估猜、凑合。不妨举我以往常见很典型的例子,文件录入员对相关字看不清楚,不认得,或理解不过来,切忌按自己的理解、认为、感觉取相关字填补内容。但所遇屡见不鲜。涉及到释义、转引、评价、深浅程度、繁简规模,等等,凡此必当为戒。

4.从态度到做法到行动,始终一以贯之。有些参与者投入工作之前,热情很高,兴致盎然。但工作进程伊始或到了一定的阶段,便由于这样那样的原因企图“早退”。合作共事“迟到”是可以的。即着手起步可以出现先后,但打“退堂鼓”就非常不好。既求退避,何必当初!这也是对人的素质意志的检验。一旦开始做了,不要也不应轻言放弃。更况且是合作共事呢!有些情形,虽不致牵一发而动全身,但“一人向隅,举桌不欢”。重新调整人员或工作任务,都对工作进程有一定的相当不利的影响。至于在意报酬等这样那样不太上台面的心态行为,不再细评赘述。

5.与编撰字典相关的一些具体问题。其实《袖珍字块字典》将编成怎样,在致央视网博客编辑的信中已有所述及。一些相当具体的方案细节,当然不便在这里展开。但相关的想法和考虑,以及深入了解的途径和方法,还是可以有所“透露”:

①《袖珍字块字典》的编撰,其基本思想有一个理论体系的支撑。也就是应在理性指导下进行。这就是《汉字信息学》。有了致编辑的公开信以及本篇文章的铺垫,《汉字信息学》再版的具体内容,就将一篇篇“露面”了。在上网页面的地址栏中,键入

http://blog.cctv.com/?2246738

便立刻进入本人(昵称 梁灶)的博客之内了。万一一时不能进入,可岔开上网集中的时间;或多试几次。其实打开网页一般是比较顺当的。您最好从公开信起,一篇篇都一路看过来。由于不是“一口气”读完,就像课时书面的讲座或上课教材一样,效果一定好。如果您认为内容的科学性实用性还不错,确实表明为“诊治”目前汉字文字学亟待解决的理论与实践问题之良方正案,您就相帮“宣传”和推广。尤其是(媒体)文教单位,像网络电视台,相关教育频道,学校,文字网,等等,推荐人家看;甚至以此尝试讲课,都是可以的。当然,您有什么修正考虑或有有实际价值的新想法新观点,也欢迎和我直接交流。我的电子邮箱是

Liangkaihua1946@126.com

但如果您这样的变化内容(融入教学)以对外交流,则一定应征得我的同意。因为也许您认为是不错的,却很可能是隐含毛病、欠缺或其他后遗症的。切切至嘱!

②《袖珍字块字典》将是按全新的检索方式,尽量繁简体有一个统一且都能用的说法编排的。这样的检索方式,就像汉语拼音标注汉字读音的权威地位一样,以后大家都将这么用,都会这么用。都感到这么用才叫做正宗,科学,简便;这样的繁简归一,海峡两岸再也不犯愁互为沟通之麻烦,那种半个多世纪的文字双轨终于归之于一致。且就此统一之机会,尽量地消除本来各自的欠缺,以及古往今来存遗的积弊。也许有人说“你吹牛”,这样“工程”的完成,可能很费事,可能有一个相对较长的实现时间,但遵循因之实现的基本思想是不会改变的。就像雪莱著名的诗句:冬天已经来了,春天还会远吗?如今字典编撰事项的序幕已经拉开了。

③《袖珍字块字典》将向信息的理念与做法倾斜。信息在现代社会中的地位、重要性和影响,我看不必多说了。信息意识在现实生活中的强化与贯彻,已经不知不觉的突显。以上海的马路标牌为例,除了南北东西的一定内容以外,英文信息,路段的门牌号区间,等等,相应俱全。这就对了!这就叫向信息的理念与做法倾斜。字典上的信息表出怎么做,会由《汉字信息学》逐步阐明;意义何在?最突出的,就是有助于包括对汉字检索汉字学用的协调认知,以致习惯成自然。今天人们还对身份证号码、邮政编码的意义不以为然吗?我已经说多了。这些在《汉字信息学》里说,效果更好。

④《袖珍字块字典》,顾名思义,袖珍,就是规模不大但恰到好处;那种详略的侧重点所在,“麻雀虽小,五脏俱全”怎么个“俱全”法,当然不必在此如此这般了。您说是吧?还有字块,是汉字拆分聚合结构的基础。人们常说,造字有“六法”,其实一词以蔽之,就是“字块”。同样这里,不必如此这般了。但因之,本人将要搞的这部字典以理性为指导,有理论以支撑。此言不虚吧!一样由以科学理论为指导前提搞出的东西,比之字典就是字典,就这样搞,岂止更胜一筹!

⑤要求参与方式也很简单,我会请人;您也可书面(或口头)要求。但应事业为重;有造诣水平;没有报酬;业余进行;无条件服从本人的编撰思想、模式与框架;允许讨论、提议与争辩,但避免坚执一词;有不同想法主张提出交流,但服从大局,不允许形成人为矛盾;有责任心,完成相关工作任务(义务)不拖后腿;一旦制造麻烦、敷衍推诿,随时恭请拜拜!

具体进行过程,届时较多地一起或通过某种方式(比如网络会议,邮件通讯)相互联系,讨论探究与确定相关问题。

就像中国作为最大的发展中国家,国际地位日见提高,近年来连续获得举办奥运会、世博会等的机遇,获得国际顶尖场合愈来愈多的话语权一样,本人近年来也陆续出版和发表了一些个人专集以及有分量的学术文章和艺术品,主编了一些书籍;在国家官方网站上分别有所一席之地。现在,再版《汉字信息学》,建立团队编撰《袖珍字块字典》又“重任在肩”,我一定不负期待,矢志努力且同时与同仁在不太长的时间内合作奋斗,陆续交出令人满意理想的答卷。

……

致央视网博客编辑的一封信

梁开华

 

央视网博客编辑:您好!

网络文化方兴未艾,网络博客给文化群体以及平民大众提供了广泛交流与发表看法见解,评议思维碰撞的机会与平台。本人有幸在央视网“我的博客”上争取到一席之地,并且已成功发布了包含书法作品、诗作等内容的数篇文章。本人在今年新年献辞中就已说到,本人有志于汉字文字学的突破与建树,夙愿追求为汉字文化的理论与实践奉献绵薄之力。现在,以讨论文字学问题为主要博客写作方向的序幕拉开了。经过不到两年的申请努力,本人关于编写《袖珍字块字典》的课题,已被中国管理科学研究院学术委员会专家委员会认可批复通过正式立项(课题编号:GL10003)。市面上并不乏见字典类工具书,之所以推出袖珍字块字典的探究与实施,不言而喻,将融进许多新的理念、内容与做法,尤其是显现促进海峡两岸文字统一的积极尝试,贯彻向信息因素倾斜的精神,力求解决包括由字块理论支撑以为指导的先进文字检索,音形义更臻科学现代实用的变革与整饬,等等比较棘手的瓶颈问题。本人曾于2004年出版专著《汉字信息学》,数年以来,汉语汉字更广泛交流应用的国际化趋势空前热烈,不断突破数字纪录的他国孔子学院的建立,表明了老外们,尤其是新生一代对中国人民的友好感情,以及对汉字文化的由衷向往。至少面临文字繁简纷扰的尴尬是不能不正视的。炎黄子孙自己能无动于衷麻木不急吗?同时,文化现象的新发展新要求,也迫切需要阐明与解决汉语汉字积累或产生的旧矛盾新问题。本人关于汉字信息理论实践的体验又有了不少新认知新提高。为此,《汉字信息学》再版的考虑日益强烈。为配合《袖珍字块字典》编写工作的启动与实施,本人准备就网络博客的平台,不定时的陆续的连载经过改写与充实的《汉字信息学》。近年来,汉字文字学的不少热门话题的讨论与争议十分闹猛,比如前些时汉字通用规范字表的试行方案之相关内容一出台,相关评议众说纷纭不亦乐乎。本人《汉字信息学》准备再版连载,也同时准备接受相关评议的挑战与考验。但本人丑话说在前面,本人数学本行又奉行哲学思维,自信文理艺有相当不错的造诣、鉴赏力与功底。尤其是,少小就对文字学问题兴趣浓烈琢磨不辍,多逾半个世纪冷静关顾、审视与思考,那么长年累月以“看”为主,现在转向于“说”和“做”,应该是,对相关观点、理念、做派有所权衡。希望本人的立足于强烈科学、标准、规范、实用且前瞻的见解与实施举措相对的高屋建瓴,未必权威到哪里一锤子定音,但自信不至于怎样的遭致非议和争执。但事情总是纷繁复杂的。类比泱泱大国,林子大了,什么样的鸟都有。中国数千年的高度文明,历来精英如云,本人则“奉劝”有实力的文化人,尤其是青年学子,讨论是可以的,注意心平气和;尤其反对不讲道理的一窝蜂现象,影响学术探索的质量水准与正确方向。相关的“专家级”人物以及“资深”学者,学术与真理面前人人平等,有喜欢摆老资格指手画脚或抬杠的秉性,往往容易自以为是不顾大局。我们的目的是着眼于祖国语言文字的更加健康发展与灿烂辉煌,有悖于这样的大方向就是值得商榷与提醒的。比如20世纪上半叶,提出汉字拼音化一时甚嚣尘上的,都是些文化界的顶尖学者,可惜哲学思想兼顾前瞻理念差了些。面临又是新旧思潮正偏规范激烈角逐的今天,对形形色色或左或右的偏颇不能不有所警醒。为使相关工作健康而顺利的进行,汉字文字学的现在与未来究应怎样理性地昭示我们向前走,老是不停地类似吵嘴的争议肯定不行!重要的是规范的高层次的令人信服的建设!本人准备一篇篇推出《汉字信息学》的内容以及拿出《袖珍字块字典》的方案举措的考虑正基于此。

本人特地公开致信央视网博客编辑,值此帷幕渐开之际,亦希望你们助一臂之力以及把好关口。所谓助一臂之力,就是扬媒体之所长,多促成文字界朋友,语言文字爱好者关注我的博客,支持跟贴,支持转载。我不希望轧闹猛的fance,我盼求多一份互动关注,以及有志于汉字文化者共同为祖国的语言文字更理想快速地走向世界互勉与奋斗。有愿与字典编写合作者,当然我要考察他的事业精神、为人素质与学术基础,可直接提出共事尽力,我由衷欢迎。所谓把好关口,就是亦应警惕横生枝节。万一对什么情况有感觉,可与我电子邮件交流,不让可能出现的影响网络文化健康展开的不良现象与消极现象产生。本人自信一生言行坚持正派,与他人没有个人恩怨,不问张家长李家短,但现实社会负面的东西防不胜防,把好关口也包括警觉有人对我捣蛋使坏,影响我学术工作的正常进行。

让我这艘行驶于文字学理论与实践建设大河的航船顺利前行吧!让无限光明前景的汉字文化的正确变革与发展拥有更多的支持者、关注者与合作者吧!